成都脑康医院精神

成都脑康医院24小时热线

6人中1人得忧郁恐惧症

文章来源:成都脑康医院 发布时间:2017-09-27

    

  恐惧症是以恐怖症状为主要临床表现的神经症。所害怕的特定事物或处境是外在的。

  德国《法兰克福评论报》29日以《头脑里的战争》为题,报道了参加过越战和伊拉克战争的美国士兵饱受战争记忆折磨之苦。文章如下:

  长久煎熬的痛

  格雷戈里·赫勒参加过越战。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1970年12月,他在经历了长达18个月热带丛林的军旅生涯之后退役。当时赫勒年仅19岁,回国后读大学,再后来找到一份好工作、娶妻生子。一家人住在艾奥瓦州得梅因市的郊外,享受着天伦之乐。这种平平安安的生活过了28年,但是到1998年,封存在赫勒头脑里的黑暗场景突然间再现了。当时,在童子军夏令营举行的升旗仪式上,礼炮轰鸣,身为夏令营辅导员的赫勒突然栽倒在地。“所有的记忆,”他说,“全都再现眼前。”

  从此以后,赫勒再也摆脱不掉那些黑暗的记忆。战争场面始终浮现在他的眼前、不断地吞噬着他的灵魂,而且还破坏了他的生活。婚姻破裂了、工作也丢了。赫勒曾先后6次企图自杀。他最喜欢藏在被他称作“掩体”的地下室里。在公共场合,他始终关注通往出口的道路是否畅通,是否有人站在他的身后。无论做什么,赫勒都随身携带着一支手枪,不过弹夹里是空包弹。他时时刻刻都感到不安,好像总有人在威胁他。他就像是一枚随时能被引爆的定时炸弹。

  为治病,现年54岁的赫勒住了几个月的医院,然后经常去看精神病医生。他每周都要去治疗。两年半以来,赫勒已经成为百分之百的伤残退役军人。医生的诊断是外伤后应激综合征。

  所有世界上参加过战争的士兵,尽管外表上是完好的,但是他们的内心却受到极大的伤害。他们对战争的记忆总是挥之不去、时刻伴随着恐惧、并受到负罪感的折磨、不被他人所信任。他们既不能消化往事,也无法排遣心中的痛苦。“战争的场景经常噩梦般地出现”。赫勒由此变得越来越不合群,几乎不与任何人交往,以至于很难适应平民生活。由战争引起的外伤后应激综合征是越战之后在美国出现的一种现象,并被正式承认为疾病。

  仍被漠视的痛

  即便现在,美国舆论也根本不把士兵们在新的战争中的心理痛苦当回事儿。在伊拉克战争中阵亡的士兵会有人为他们哭泣,身体受伤者被送回国内,也会登记在案,有数可查。但是,患外伤后应激综合征的人数只能估计。根据五角大楼的一份研究报告,大约每6名从伊拉克归来的美国士兵当中,就有一人出现严重的抑郁症、恐惧感或其他症状。在阿富汗,美国士兵患外伤后应激综合征的风险为11%。

  伊拉克战争开战两年半后,已有上万名士兵罹患外伤后应激综合征。这是越战后士兵患外伤后应激综合征首次在美国成为群体现象。

  如果这一日益严重的问题见诸报端的话,那一定是以发生暴力行为为前提的。例如2002年夏天,3名从阿富汗归来的特种部队士兵在布拉格堡杀害了他们的妻子。前不久,被评为“年度海军陆战队优秀士兵”的丹尼尔·科特努在其家乡马萨诸塞州的住宅里用霰弹枪射击一名怪叫的夜行者。科特努来自一个殡葬业主之家,他在伊拉克曾经为准备运回国的战友支离破碎的尸体做过整容。在事发的半年前,科特努对《波士顿环球报》吐露了真情,他有时过于神经质,现在必须再度适应家乡不会有汽车炸弹爆炸的现实。

如果您有问题想在线咨询,请点击右边的“在线咨询”按钮
如果您想预约来院就诊,请点击右边“预约挂号”按钮
地址:成都市成华区八里桥路149号